中国文明网联盟网站
 
移风易俗不能靠奇葩村规
发表时间:2019-10-16 来源:湖北日报 

基层治理也好,村级自治也罢,一切涉及人的治理活动都务须遵守法治底线、恪守权力边界,不能任性妄为。要培育适应新时代的社会风尚,更要让遵守法治底线、恪守权力边界成为基层治理的基本共识。

前不久,山西襄汾县大邓乡赤邓村发布公告——10月1日起,不允许村民过满月、搬家宴请等,葬礼不准披麻戴孝。无独有偶,山西清徐县的集义村也发布村规,规定村民白事宴最多四菜一汤,不穿孝,如果违规办席将不给供水。这些公告备受质疑,两地随后也都做出回应:停止执行。

在部分农村地区,大事小事“整酒”造成了铺张浪费的不良风气,红白喜事成了很多家庭的沉重负担。一些基层干部急着出台措施、优化风气,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初衷是好的,方式方法也要合适合理合法才行。基层治理也好,村级自治也罢,一切涉及人的治理活动都务须遵守法治底线、恪守权力边界,不能任性妄为。“法无禁止即可为”,村民办红白喜事本质上是一种个人的权利。虽然铺张浪费并不可取,但红事摆几盘酒菜、白事是否披麻戴孝,从法律角度看,也是一种个人和家庭的自由。如果横加干涉、强行禁止,动辄以不给供水、不给上户口、不让申请低保等相威胁,不仅起不到移风易俗的规劝作用,更是一种应予反对的违法行为。

为什么在一些地方,村规民约出台后引起民意反弹,最终不了了之?说到底,都是行政管制思维作怪,只顾禁止这、禁止那,没有关照到当地的实际情况,没有做通群众的思想工作,没有考虑到移风易俗的艰巨性、复杂性。每个时代,都有适应其政治、文化、社会制度需要的风俗习惯,而移风易俗不能靠行政强推,而应以宣传劝导、正面激励、干部带头等方式柔性推进,达到润物无声的效果。强制推行严苛的规定,造成逆反情绪、抵触情绪,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在我们的政治制度设计里,村委会是基层群众自治性组织,实行“村民自治”。依据《宪法》精神,所谓“村民自治”就是广大农民群众直接行使民主权利,依法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大家的事情大家商量着办。这就意味着,村规民约的制定也好,其他重大集体事务的处理也罢,都应充分尊重村民意见,一事一议,共商共议,体现共同意愿,而不是村干部一拍脑袋,说了就算。办酒只准四菜一汤,丧事不准披麻戴孝,否则就停水断电,就不给办理低保、不让落户,类似“通过限制一个人的B权利来惩罚这个人的A错误”,或是“以剥夺甲的正当权益做威胁,让甲去劝服乙承认错误接受处罚”之类的做法,折射的是权力的傲慢,更是法治观念的淡薄。

不良的陋习旧俗,腐蚀的不仅是社会风气,还有一个地方的文化根基。要培育适应新时代的社会风尚,更要让遵守法治底线、恪守权力边界成为基层治理的基本共识,确保移风易俗以正确的方式落实到位。(李思辉)

责任编辑: 乔 奇

地方文明网

河北 贵州 北京 四川 重庆 山东 湖北 云南 福建 上海 陕西 辽宁 新疆 安徽 甘肃 黑龙江 浙江 广东 山西 海南 江西 宁夏 湖南 河南 广西 芜湖 威海 武汉 绍兴 宁波 珠海 西安 合肥 铜陵 张家港 温州 东营 成都 淮北 长沙 哈尔滨 南京 广州 惠州 岳阳 青岛 许昌 无锡 太原 金昌 吉林市 嘉兴 扬州 宝鸡 南昌 镇江 淄博 沈阳 上海长宁 株洲 鄂尔多斯 包头 石家庄 三明 重庆南岸 厦门 广安 海口 苏州 南宁 日照 中山 江门 滁州 晋城 福州 北京朝阳 佛山 北京海淀 临沂 马鞍山 郑州 大连 泉州 济南 烟台 洛阳 宣城 潍坊 兰州 肇庆 莱芜 大庆 泰州 唐山 赤峰 曲靖 襄阳 常州 石嘴山 重庆渝北 黄山 上海浦东 承德 铁岭 濮阳 蚌埠 北京东城 庆阳 漳州 鞍山 贵阳 南通 阜阳 徐州 遵义 宜昌 毕节 萍乡 新乡 绵阳 北京西城 宿州 深圳 杭州 银川 东莞 营口 秦皇岛 天津和平区 亳州 盘锦 常德 廊坊 潮州 伊春 长治 安顺 韶关 嘉峪关 上海静安 赣州 拉萨 西宁 遂宁 孝义 六安 重庆渝中 池州 邯郸 长春 大理 焦作 克拉玛依 库尔勒 安庆 济源 三门峡 朔州 满洲里 临汾 商丘 昆明 景德镇 南阳 延安 淮南 柳州 通辽 松原 榆林 辽阳 天津滨海 绥芬河 平潭 天津东丽 天津河东 石河子 泰安 上海徐汇 上海奉贤 安阳 西昌 余姚 凯里 梧州 乌鲁木齐 渭南 朝阳市 衡阳 肥城 海城 湘潭 鄂托克前旗 宁乡 新泰 敦煌 诸暨 天津河西 乳山 准格尔旗 乐清 桐庐 乌海 攸县 巴中 吴起 龙门 丹东 长沙县 江阴 浏阳 开封 寿光 慈溪 莆田 驻马店 龙岩 沧州 宿迁 长兴 志丹 漯河 新安 宜兴 北京通州 黄石 惠安 如皋 永城 东港 当涂 信阳 句容 肥西 十堰 吴忠 石狮 义乌 武平 晋江 海宁 荣成 北京延庆